我是不是得写个2018年终总结啊

嗯,嘛,理论上讲,2019年,所有80后都将踏入中年人的行列……听说这个世界是中年人撑起来的?完全没感觉到啊……

2018基本虚度,好在算是正式入宅……看了不少好番,比如硬核的《Megalo Box》、超燃的《我的英雄学院》、过于真实的《白箱》、炫富嫌疑的《进击的巨人》等等。当然,也按年度例行复习了宫崎骏、押井守、井上雄彦、荒川弘等神仙的经典。看了gakki的某新剧,同时通过Unnatural也粉了十元……

今年依旧在砖总、李哥、白总、陈哥的血虐下,体重突破62kg。前几天又找到了拉背的快感,下午再去蹲个腿,感觉离施瓦辛格就差65536个郭达斯坦森了[认真脸]。

通过不懈努力,我应该算正式步入肥宅的行列了吧[捂脸]。

今年倒是在各种番剧的夹击中,忙里偷闲的糊了篇毕业论文,给自己及导师一个胶带。看上单位一姑娘还贼怂不敢追,打算在2019死皮赖脸的给自己及办公室的阿姨领导一个胶带……

然后说点严肃又装逼的事吧——生老病死。小时候跟表哥堂妹参见姑妈的追悼会,后来是老爸的,再接着是爷爷的,上个礼拜是姥姥的,感觉跟西安殡仪馆都熟起来了……

我对殡仪馆是没什么感觉的,比起殡仪馆我更讨厌医院。虽然今年已经要三十而立了,但是我依然中二的坚信着不论信不信春哥,永生都会随着技术的发展而降临,因此在生老病死中我非常非常的抗拒老和病。今年越来越觉得宅是硬道理,除了贫穷这一主要因素外,宅还能降低各种不可预知事件发生的概率,我估计是方圆几十里内最怕死的了,愉悦[捂脸]。

同样,这两年撸铁把体脂提上来了几个百分点,感觉对感冒的抵抗力明显强了很多,当然也可能是空气净化器的功劳……在我眼里,世界上最可怕的莫过于死亡,比死亡更恐怖的莫过于病逝……当年姑妈去世的时候,我虽然年纪小但是也有些触动,后来在中二动画、游戏、小说的熏陶下,渐渐萌生了“人生得意须尽欢”的人生战略方针,工作后中二病发作誓要踏遍祖国的壮美山河,毕竟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嘛,我不也算是个小英雄嘛。我知这中二如露水般短暂,然而,然而,最后一次空对月大概就是去喀纳斯了——逼自己交定金、早早订机票、给自己打气脱宅——美酒美食拉肚子的飞回西安,发着烧第二天继续飞上海出差,我突然明白了,我并不是小英雄,我连小垃圾都算不上,我们现在能在说上号的人物,不论历史还是当今、不论正义还是邪恶、不论伟大还是卑微、不论现实还是虚构,哪一个有名号的人物不拥有着开外挂的人生?!

也许是王立群老师的大型情感类历史剧看多了,更可能是科幻或者加缪读傻了,我的人生啊,真的是毫无意义,连时间长河中的水分子都算不上,充其量是水面的一瞬波光,幻灭嘛。嘴上说着脚踏碧蓝大海头顶金色太阳,实际上怂的跟什么似的,前进?大概是把,连被逼无奈都算不上,仅仅是无所事事罢了。什么追求啊逃避啊,说的好像一副志存高远成竹在胸似的,其实统统滴莫有啊,说好听点随心所欲,说难听点随波逐流。不过,这样不也挺好吗,我啊,也不是年轻人说的什么阶级固化看不到希望,更不是多么厌恶鼓吹奋斗的人,希望嘛努力努力也能看到,对奋斗者也报以带有嫉妒的祝福,这应该不是丧吧,大概是隐约感到自己的幸运吧。虽然不算顺风顺水,却也没遭到什么大灾大难,在不到三十岁明白了身体是等待技术革命的本钱,明白了活得久总会碰到更多幸运的事,开始相信概率论与数理统计,开始相信时间,这本身就算是幸运吧。王诺诺大神也说过,成长嘛,无非就是用点与生俱来的,换点朝思暮想的,那用时间换更多的时间也不算犯规吧~哈哈哈~

时间嘛,时间诶,确实,这几年硬笔字明显是好看多了,胸背臀肩也盖上了五花肉,等体重涨到65kg就开始冻结身体版本,缩短撸铁时间。早就想买个电钢琴,趁着还有闲就实现了吧。

另外,今年大概是旺桃花?这个月没过一半已经接了三个介绍,大概是同学同事都看不下去我三点一线的的单身生活吧……作为一个极度功利的人,咱一看照片二聊兴趣,每个对象都是几小时结束战斗。咱可是知道女生特别看重身高,看完照片如实强调自己身高170就能够很轻易的结束会话。我,真是凭本事单身的。聊了这几个我也发现自己越发鄙视“仪式感”这个词了,在法庭或者殡仪馆看重仪式感无可厚非,但是生活中仪式XXX啊,日子过的太闲了吧,有考虑仪式和优雅的空,多给自己充充电保保鲜不好吗!另一个同样属性的词大概是“有趣”了。撸了一年半载的铁我算是明白了,有趣的灵魂满街都是,完美的肉体万中无一。有几个人称得上无趣?稍微受点教育会用谷歌看过点美女路过点美景,最后嘴皮子在利索点,个个不都是字字珠玑的少年英雄小哪吒嘛。但是完美的肉体呢?首先你得生的足够幸运吧,其次得长的足够幸运吧,然后你得足够幸运的有闲有钱而刚好又足够幸运的有毅力去撸铁吧,这些小概率是按乘算的。发现了吧,为什么有趣的灵魂多啊?因为“有趣的灵魂”不是一个well defined的词语啊,但是“完美的肉体”可就完全不一样了,骨相皮相站姿身段、三庭五眼头身比例、有闲有钱时刻保鲜,更别提什么体质啊肌纤维啊分离度啊这些精细特征了,哪一个不能量化衡量?就像写跑代码一样,前后层级环环相扣,编译链接缺一不可……扯远了跑语言学范畴了……其实就是想表达一下,现在越来越欣赏那种刚毅不屈心沉似铁的人了。

要说谁不慌,那是不存在的,慌啊,都慌,个个心里没底,毕竟都第一次做人没经验嘛,当然,有人故作镇定的不慌,有人嘻皮笑脸的慌。慌或者不慌,还不一样是顶着太阳踏浪扬帆嘛~反正也没有别的事做……

最后,感谢中国人民的好朋友莱蒙托夫先生的原创,以及德艺双馨的民间艺术家柴静女士的翻译:

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,
它既不寻求幸福,
也不逃避幸福,
它只是向前航行,
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,
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。

许个愿吧,下一个十年希望能够达成:键盘乐器独奏成就……以及……兼职声优成就,万一咱这几十年也侥幸汇成河了呢。

完。

分享到